寶貝,是你?

Is that you, dear?

  • /
  • 活動資訊 /
  • 寶貝,是你?

臺南博物館獨特珍寶特別企劃

期間限定抽獎活動

一年一度的臺南博物館節,博物館與地方文化館精挑細選館內重要典藏,準備讓大家一窺珍稀寶物迷人的風采。完成本活動任務,即可參加抽獎!快來博物館或地方文化館抓寶吧!本活動自5/18-6/16,詳情請上「臺南市地方文化館與文化生活圈」粉絲專頁查詢。

 

活動辦法

STEP 1報到:請先到「臺南市地方文化館暨文化生活圈」臉書粉絲專頁按讚。
STEP 2尋寶:請參考以下所列館舍寶貝,前往「任一個」博物館或地方文化館,找到該館指定寶貝,並且「與它合照」。(小提醒:展場內拍照請勿使用閃光燈喔!)
STEP 3分享:請在本篇活動貼文下留言,貼上你與館藏寶貝的合照,並且留言→「2019臺南博物館節/寶貝是你/ #博物館名#寶貝名稱」,最後並tag一位朋友,任務就大功告成啦!

            

活動電子檔下載:【寶貝,是你?】活動懶人包


音樂的寓意(天井畫)

翰思.馬卡約從1869年起成為維也納藝壇炙手可熱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影響了許多奧地利與德國的藝術家,其中最知名的是克林姆。 此作【音樂的寓意】是馬卡為奧地利商人與政治家尼可拉斯.頓巴豪宅圖書室所設計的天井畫,畫中四個區塊分別表現宗教音樂、舞蹈音樂、軍樂、及狩獵音樂。當時馬卡包辦圖書室天井畫、牆面繪畫和整體空間的規劃,並透過不同的繪畫題材來影射頓巴多元的興趣與事業。 希特勒相當喜愛馬卡的作品,因此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勒曾向頓巴家族購買馬卡的作品【音樂的寓意】,但卻遭到拒絕。直到1996 年才由奇美文化基金會在一場幫助猶太團體的拍賣會中買下。 詳情請至奇美博物館官網查詢。

單桅手撐船

此艘手撐船為臺南安平人林文旗先生提供,原為其父親林天慶先生(明治44年,1911年生)所有,用以接運人及貨物往來臺南四草及安平地區的「手撐仔」駁船。手撐,就是以手撐竿推進的舢舨小船,多用於水淺的港內、河川或近海處。這艘手撐船的船桅上原裝設有布帆,有風時張開船帆順風前進,沒風時就得用人力撐船。但是除了風之外,也常需要漲潮的配合,船才會更好行走。通常手撐船上有二人,一人掌尾舵,一人撐竿。此艘船自林文旗祖父林老福先生已開始使用,在日本時代載運人跟貨物往來安平及四草二地。當時這艘船,也參與將安順鹽場的產鹽運往安平的運貨業務。日本人在四草所開闢的安順鹽田,因對外交通不便,又闢建了運鹽碼頭、運河,通往四草湖,再透過這種手撐的帆船將鹽運往安平港。 這艘船當時常載運各種民生日用品,項目包羅萬有,例如水、米、水肥、大厝(棺材),甚至嫁娶的禮品等等。早期這種手撐船是四草人重要的對外聯絡交通工具。這艘船從日本時代直到民國70年左右才停用,推測距今約近百年歷史。現在到安平及四草當地訪問老一輩的人,許多人可能都還記得這艘「阿慶伯」或是「阿慶叔」的船,這艘船承載了很多人的人生記憶與故事。

靜默之聲

園區紀念性的公共藝術「靜默之聲」以「靜默的地景、無言的陳述」為創作主軸,是長約100公尺、最高處約3公尺的鋼構雕塑,西側鋼牆上鑲嵌著2,833塊清水磚,象徵著2,833位可考的受難者。「靜默之聲」作品以流暢簡潔的鋼構質感,呼應「紀念性」與「歷史書寫」的議題,營造出莊嚴且具「場所精神」的環境景觀。

鄭成功畫像(那須豐慶摹本)

鄭成功的形象留存眾多,有著各式的樣貌。這件畫像的原件(臺灣博物館典藏)經過幾百年蒐藏後,大部分畫面細節已經遺失了。鄭成功文物館所蒐藏的是在西元1910至1911年之間,由日本畫家橋本雅邦門生-那須豐慶畫家所根據當時狀況良好的原件所繪製的摹本。畫像的左下方有那須豐慶的落款,在當年繪製完後贈與給開山神社。可以看到鄭成功身著圓領青綠地金繡龍紋的寬袖袍服,神情穩重。

銅鑄王船

係全國唯一僅有泉州式古帆船造型,船上水手、船舍雕工 精巧 細緻、栩栩如生,頗具民俗藝術價值,由於信徒感念 溫府千歲神恩浩蕩,敬獻製造於民國67年10月22日,永為信徒朝拜,送王船是王船醮典中最後一個儀式,參觀王船之目的,可真正瞭解王船信仰之歷史緣由,更進一步解開王船繞境與焚送祭典之意義與內涵。 資料來源:黃文博校長

一般古物 佳里震興宮泥塑神像群

物件原址位於臺南市佳里區佳里興禮化里325號 ,為震興宮正殿主神,歷史悠久的震興宮也為台南市市定古蹟。三尊神像中,主神為清水祖師,雷府大將在清水祖師的左側,李府千歲在清水祖師的右側。三尊神像來自不同地區,其奉祀時間之先後,決定神像的排列順序。 最早入祀之神像是主神清水祖師,清雍正元年(1723年),福建移民自安溪迎請清水祖師隨船渡海,抵臺後清水祖師像供奉於公厝中 ,後因香火鼎盛,始集資建廟,稱「清水宮」。第二位入祀的神像為雷府大將,清初,蔡姓武官由中國攜雷府大將神像渡臺,起初祭祀於營盤地,後因參拜者眾,於雍正年間獻予「清水宮」。清同治元年(1862年),地震使清水宮倒塌,信眾決議重修並擴大原有規模,同治七年(1868年)開始拆除舊清水宮並擴建,此次重建匯集當代名師,並延聘交趾陶名師葉王主持,重建工程於同治八年(1869年)八月竣工,為紀念先前的地震而改名為「震興宮」,同年,並至南鯤鯓代天府恭迎「李府千歲」分靈至震興宮,一併成為此廟的鎮殿主神。

大天后宮媽祖座椅

康熙二十二年(西元一六八三年)施琅率兵攻台,鄭經次子鄭克塽降清,寧靖王朱術桂戰死。施琅班師回朝,鑒於臺灣先民深仰媽祖之靈異,為收復民心,故以媽祖顯靈助戰為由,奏請清廷將寧靖王府改建為天妃宮,康熙准奏,加封媽祖為「天后」,稱廟為「大天后宮」,自此大天后宮成為「天后」開基祖廟,是台灣本島最早官建媽祖廟。 西元2005年,有三百多年悠久歷史的大天后宮再次進行修繕,永興家具幸能恭逢古物維修之盛事,舊座椅大天后宮贈送博物館典藏。 年代:19世紀中葉(咸豐年間-西元1851左右) 材質:福杉木、樟木

廖繼春〈台南公園〉

〈台南公園〉是現存難得的早年佳作之一,描繪臺南公園綠意盎然的景觀。臺南公園舊址原本只是大北門外的幽僻地區,大正六年(1917)在這裡蓋起了近代化意象的公園。整幅作品以綠色為主調,前景為池塘,後方列植亞熱帶植物,觀察入微,筆調細膩。彎月般的池塘一角,倒影、荷葉與數隻鯉魚,盡皆潛藏在韻律般的筆致中,顯示畫家沉著穩健的寫實功力。層層疊疊的植物葉片與交錯的樹枝,在翠綠葉片、空青色調的烘托下,洋溢出一派生機。消失的歲月痕跡,彷彿是烙印在石頭上的苔痕,給人淡淡的憂思。

胖瘦二羅漢

清文宗咸豐10年(1860年),學甲慈濟宮進行整體性翻修,嘉義交趾陶師父葉王,時年約34歲,受聘進行壁堵與屋頂之裝飾,因工程浩大,乃於廟旁搭建土窯燒製交趾陶,時間長達兩年。 據說當時有來自後社(一秀里)一胖一瘦男士,常至廟走動,於廟埕上抬槓,久而成為葉王好友。廟宇裝飾多以神仙人物、歷史人物、動物、植物、器物為主,少有衣著隨意、表情誇張之平凡人物,應為葉王且為答謝兩位好友於兩年多工期的陪伴關懷,故塑其型貌置於廟頂。

三聯裝雄風一型反艦飛彈

Hsiung Feng I – 1970年中華民國以以色列天使飛彈為原型藍本反向工程改良製造的反艦飛彈,中科院加以改進了導引段以及火箭藥柱,射程可達40公里,成為1980年代中華民國主要反艦武器。

校長的大禮服

成功大學前身,日治時期總督府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的第一任校長若槻道隆的敕任官大禮服歷經三年的修復工作,在2017年本校86周年校慶前夕完成修復。適逢成功大學博物館十週年館慶,目前此件文物在成功大學博物館二樓不定期展出。(註:目前展出同類物件〈荒川大禮服〉「鶴田 一成先生捐贈」) 2012年10月若槻校長的長孫若槻康雄教授與其家人首度造訪成大,這次的來訪,造就後來若槻校長文物捐贈的契機,除了大禮服,還包括多本珍貴的相簿。本館整理、編輯獲贈的相片,在2014年11月出版《南國首工拾年紀》。

全台平地最大76CM天文望遠鏡

南瀛天文館設有全台灣平地最大的76公分望遠鏡,提供天文觀測功能。在白天民眾可於園區內,遠眺曾文溪的曲流、河階地形與月世界的泥岩惡地,並透過天文望遠鏡觀測太陽黑子;每逢週六及特殊天象開放夜間觀星,進行天文望遠鏡觀測體驗,並搭配星空導覽解說服務,拉近民眾與大自然的距離,讓星河夜語的浪漫,傳遍神秘的夜空。

真猛瑪象,俗稱長毛象

真猛瑪象,俗稱長毛象(Mammuthus primigenius),長鼻目象科中特化的一類象,大小近似現代的象,身上覆蓋有棕色長毛,門齒向上彎曲。源於非洲,早更新世時分布於歐洲、亞洲、北美洲的北部地區,體毛長,有一層厚脂肪可隔寒,夏季以草類和豆類為食,冬季以灌木、樹皮為食,以群居為主。

鹿角骰子

自社內遺址出土,是距今約350年至150年前的西拉雅文化遺存,裁切鹿角精磨加工製成,點數排例形式與現今所使用的骰子別無二致。

早坂中國犀

1930年代,台北帝國大學(台灣大學的前身)地質學教授早坂一郎,在菜寮溪流域發現犀牛化石。1971年,當時的台灣省立博物館在1971年12月組成工作團隊,在林朝棨教授的指導下,前往臺南左鎮挖掘出了犀牛化石的大部分骨骼。1972年,來自日本的古生物學家-鹿間時夫教授和大塚裕之教授,協助進行第二次的挖掘工作。大塚裕之教授和林朝棨教授在1984年將這隻犀牛化石命名為中國犀牛早坂式亞種,以紀念臺灣最早發現犀牛化石的早坂一郎教授。(資料來源:國立臺灣博物館)

法槌

法槌一直是法庭上權威的象徵,電影中也經常看見法官為維持法庭秩序而敲打法槌的畫面,但我國近年人權意識高漲,法院也走向親民化,現在法庭上法官並不常使用法槌,而給當事人可暢所欲言的空間,但是法槌仍然會擺放於法檯上備用。

《幻徑1349》

藏品名中「1349」取自元朝民間航海家汪大淵著作《島夷至略》一書,其中記載當時台灣平埔族「以海水煮鹽,釀蔗漿為酒」。為「甘蔗」此物首次記載於文字之紀錄。 甘蔗田在麻豆已漸漸消逝,故以「復耕」的概念,希望再現蔗田風景的記憶,以新的材質形象再種植於下一代心的葉影交錯,穿梭在田徑裡的光影變化,讓甜蜜回憶再次生長。

東京大學博士畢業證書

本藏品位於第二展示室「語言是民族的靈魂」展出 王育德先生(1924─1985),生於台南府城本町, 1943年進入東京大學文學部支那文學科就讀,一度為躲避戰火疏散返台。其兄王育霖於二二八事件遇難後,王育德便流亡日本,並繼續完成東京大學的學業,他堅信「語言是民族ê靈魂」,開始做台語研究,是台灣首位以研究台語取得博士學位之人。王育德對台語文的貢獻大致分三類,一、史上最先以台語做為科學性語言學研究之人,二、致力於台語教育活動及啟蒙運動,三、研究台語表記法並提倡。就因對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愛,直到王育德逝世之前都仍在教育界持續推動台語的發展。

鍾肇政信件

位於本館二樓 葉老與國人所熟知的其他重要前輩文學家如鍾肇政、李喬、張良澤、吳濁流等都有相當交情,他們在書信往來的字裡行間,不時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諧趣。例如鍾肇政老師寫給葉老的一封日文書信中,鍾老拜讀完葉老的《臺灣文學史綱》後大讚不已,稱葉老為「臺灣文學之鬼」,他在信中寫道:「你在信裡總是抱怨,好像馬上要擱筆似的,實際上卻是苦吟苦作、拚死拚活吧。」深刻點出葉老即使在困頓的生活環境中,依然潛心研究自己最熱愛的臺灣文學。鍾老在信件結尾雖僅用了簡單的招呼語說著:「天氣變涼了,但你應該很康健吧。」然話鋒一轉,又與葉老相互揶揄一番:「日據時代老作家的旅行已經去了嗎?小生沒被選上很是遺憾。你沒有推薦我是失策吧?」用語看似平淡,不拘小節的遣辭,卻不難看出兩位文學大家之間相知相惜的深刻情誼。 本展即日起至108/06/30於二樓展出。

楊逵先生「黃虎旗」詩作(複刻版)

黃虎旗為1895年5月23日至10月間,先民欲所使用的國旗。楊逵先生感念先民為爭取「臺灣民主國」的永誌感念,遂提筆寫下「黃虎旗」詩作,極具時代意義。